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

O YEAH!

 
 
 

日志

 
 

《青年周末》2008-8-28  

2008-09-10 14:29:01|  分类: 水母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志愿者帮忙“全球寻人”

本版新闻
本版PDF北青网 - 青年周末李光 (08/08/28 23:59)

Image■北土城地铁站口,志愿者帮记者找到一名非洲朋友准备合影◎摄影/李晋荣

Image■志愿者当义务摄影师 ◎摄影/本报记者 吕家佐

Image■根据国旗找到的美洲朋友

Image■记者与志愿者黄玉霞(左)、熊维西(右)

  说英语、辨肤色、认国旗,“多管齐下”寻五大洲朋友合影———

  专业考问4

  8月8日开幕式当天,本报记者在地铁北土城站和王府井大街“潜伏”,任务是让志愿者帮忙实现“跟五大洲朋友合影”的愿望,借此考验志愿者与外国朋友的沟通能力。

  “小姑娘们真不容易啊!”在目睹了我请志愿者帮忙找几个外国朋友合影的过程之后,帮我摄影的朋友这样告诉我,“这大热天的,就在这儿站着回答各种疑问,还得帮你找外国人合影。”他这么一说,我觉得自己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

  尽管他们一时疏忽把加拿大送给了欧洲,或者给记者变了性别,但还是应该好好谢谢这些志愿者。

  ■时间:8月8日

  ■地点:北土城地铁站、王府井大街

  ■方式:请志愿者帮忙,集齐与来自五大洲朋友的合影

  ■目的:考察志愿者与外国朋友的沟通能力,以及世界地理一些常识的掌握情况

  片断一

  跑百米追澳大利亚朋友

  10号线北土城站,几乎所有乘地铁去鸟巢的人都会从这里经过,所以不妨在地铁站口守株待兔。

  我走到一个志愿者身边说:“同学你好,我想找五大洲的外国人合影,可是我不会外语,你们能不能帮我一下?”

  “可以,没问题,”她很爽快地答应了,“不过如果要找五个人的话,你可能得多等一会儿,你有时间吗?”

  “我没事,不会耽误你们工作吧?”

  “那倒没什么,你就多等会儿吧,一会儿有外国人来了我帮你说。”

  没多久,我便看到一个胸牌上挂满各式奥运徽章的外国人迎面走来,便指给志愿者看,其中一个小姑娘迎上前去,用英语说:“先生,这个男生想跟你合一张影可以吗?”然后帮我拍下了我今天的第一张与外国朋友的合影。

  在得知这位大叔是加拿大人士后,志愿者不假思索地告诉我“欧洲的”。另一名志愿者诧异地望着她,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想了一小会儿,忙改口说“美洲的美洲的”。

  在接下来的闲聊中,得知这名志愿者是北京八中的一名高二学生,不禁对她的英语水平表示赞叹。

  要找齐五大洲的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需要综合运用多种手段,这个志愿者又通过肤色帮我拍了一张和刚果朋友的合影,还通过游客身上披着的国旗帮我拍了一张与澳大利亚朋友的合影。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表场一下我们的志愿者的细心了,因为当时我自己都没有发现这面澳大利亚的国旗,她们发现之后马上指给我。但就是这张与澳大利亚朋友的合影,让志愿者挨了批评。因为我和她跑出去100多米才追上这群澳洲朋友,而按照规定,她们是不能离开岗位的,即便需要离开,也要先跟站长汇报。不了解情况的我对这一意外充满歉意,在表示“对不起”之后便离开了。

  片断二

  男的用she还是he

  在王府井的一处志愿者服务亭,我再次请求志愿者帮我找外国朋友合影留念。只是这个志愿者在向外国朋友介绍我的时候,一开口就用了个“She ……”搞得我比较尴尬,还要继续装作听不懂。而且这个外国朋友来自一个生僻的国家,志愿者和我都没有听懂他们国家的名字,但当志愿者不好意思地对我表示她实在听不出来对方的国籍之后,我还是一边笑着点头,一边对志愿者说:“没事没事,我就假装已经听懂了,反正他不知道咱们在说什么,肯定以为你已经听懂了。”

  这名志愿者后来又帮我和一个欧洲朋友合了影,但我的行为似乎引起了一些人的围观,使得本来就不清闲的服务亭变得更加热闹,于是站长把这个志愿者叫到一边去说了几句什么。回来之后,她笑着告诉我:“不好意思,我们还要进行其他信息咨询,您可以再去其他的服务亭去找他们继续给您帮忙。”
 
    片断三

  终于有志愿者完整地表达我的想法

  当我赶到另一个志愿者服务亭的时候,已将近下午五点,此时距志愿者下班只有十来分钟的时间了,在得知我还缺少一张和亚洲的外国朋友的合影之后,这个服务亭里的两名语言翻译志愿者黄玉霞和熊维西便开始帮我多方打探,由于亚洲的外国朋友和咱差别最小,所以最不好找,她们两个人见着一个像亚洲朋友的就上去帮我打听,但可惜要么就不是亚洲的,要么就是咱中国人。

  不过让我吃惊的是她们的英语水平,前几个志愿者都是直接问外国朋友来自哪儿,然后告诉他们有一个中国人想跟他们合影。而黄玉霞可以用一大段流利的英语完整地表达“奥运五环代表五个大洲,有一个有中国人想在开幕式当天找到来自五大洲的朋友,分别跟他们合影。”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段话用英语怎么说。

  正在我为黄玉霞的英语水平而感叹的时候,熊维西跑了过来告诉我,她帮我找到一个韩国朋友。于是,在志愿者们的连续帮助之下,我与五大洲朋友合影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小结

  哪怕受委屈,也不表现不满

  今天的体验让我感受到每一位志愿者都那么热情,找一个外国人合影很容易,但要找到分别来自五大洲的人,就不那么容易了。因此,他们不放过一个可能的机会,耐心地帮我询问,不只一个志愿者在情急之下离开了自己的岗位,而这在他们的工作中是不允许的,因此受到站长的批评,但他们并没有对我表现出任何不满,依旧冲我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