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

O YEAH!

 
 
 

日志

 
 

姐姐可算嫁人了  

2009-05-26 14:25:32|  分类: 水母的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姐姐可算嫁人了

(一)

婚礼上司仪问姐姐姐夫认识多久了,姐夫说:七年。

原来已经七年了,居然已经七年了,我的神啊,姐姐可算嫁出去了。

一大清早我就开始忙活,洗头发找衣服和鞋,收拾一包东西打车奔舅舅家去了,一下车就走错了地方,幸好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姐夫,还有姐夫的妈妈和哥哥,他们仨正巧飘过。刚进单元楼就看到楼梯扶手上面的气球,一直延伸到五楼;舅舅家门大敞,已然是人满为患了,所有的门上都贴着喜字,桌上摆着瓜果梨桃,房顶上挂着喜字连花,墙上贴着气球;姐姐早起六点多就和舅妈去化妆了,二十多年了头一回见她早起,我想她也只能忍这么一回了吧;往楼下张望,哥哥跟个保镖似的来回溜达;几辆奥迪停在院里院外,头车是辆黑牌奔驰450,体积硕大,正好适合新郎新娘;单元门口一大群阿姨在挂气球,院子里还有一个用鞭炮摆成的大双喜;屋里坐着站着的七大姑八大姨叔叔大大们少数我还认得,有的脸熟,不认得的更多,反正我进屋就叔叔阿姨的招呼一通,他们倒都认识我;大旭又在,哪都少不了他,我一来就粘上我了,到哪也甩不掉;姐夫给我们看他们在嘉兴时的婚礼录像,婚礼很好玩,拍的很雷人;八点半的时候,姐夫带我到楼下吹头发,给我吹的小师傅手艺很好,给姐夫吹的那个,别提了,吹得跟猫王似的;回到家又一拨人来了,家里已然没有立锥之地了,我赶紧趁乱换了个衣服化了个妆,我化妆的时候,生子舅舅在旁边说;“西西,今天是你姐姐结婚!不许抢风头!”老熊在旁边说:“不许喧宾夺主!”晕啊,难道我脏兮兮乱糟糟地去伴娘才好么;姐夫的哥哥张远哥哥人特别逗,操着一口浙江口音的普通话,搞笑的时候自己却不笑,我说他长得很像谢君豪,结果家里没一个人知道谢君豪是谁;过了一会,舅妈和姐姐驾到,姐姐艳若桃李,神凝气定,一回来就看见我了,碰着我的脸就:“我妹妹怎么这么漂亮啊!”我翻了个白眼儿,姐姐你到这时候了还顾得上我啊;我最操心的就是我找的那个摄影师了,眼看新娘都回来了,还不见人,给她打手机还停机了,慌了我都,正在这时见一姐端着一相机对着新娘拍,我低头一看相机,NIKON D7O,“啊!你就是王姐吧!”原来王姐早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了,混在了七大姑八大姨里,愣是谁都没认出来有个陌生脸孔,可见当时有多混乱了;我就感觉我是提着姐姐的裙子连滚带爬地下了楼;当我们迈出单元楼的时候,两队人马列队欢迎,一人手里一个打花桶,见一对新人出来,两队人马手忙脚乱,连半个花都没打出来,等我们都走出去了,回过头,看这嘣嘣嘣的花呦,全出来了,姐姐姐夫都汗了;院门口那大双喜字鞭炮,响了这半天,人们一个个的全耳鸣了;终于可以上车了,我看了一眼那头车,真够个儿的,牌照是京A007××,晕,也不知哥哥从哪给搞来的;我跟大旭还有大西西姐姐一辆车,大西西姐姐今年9月27号也要和嵘嵘哥哥结婚了,大旭想问我什么时候结婚又不好意思,大西西姐姐就问大旭你什么时候结婚啊,大旭汗了,他今年才13~;峥峥嵘嵘俩哥哥今天有飞行任务,缺席。

(二)

可能大家要问了,为什么没有新郎接亲的环节?那是因为这次是回门,程序不用那么复杂。姐姐婚礼的事全部都是长辈们张罗的,车队是哥哥找的,全都是警用车,饭店是舅舅舅妈订的,婚纱、首饰、跟妆是姐姐的一个朋友友情提供的,摄影师是我找的,其他琐碎的事情也全都是这些大人包揽。姐姐姐夫临婚礼头一天还不知道流程怎么回事呢,我倒挺着急,也不知是谁结婚。最开始舅妈说这次婚宴一共是二十多桌,我就汗了,光娘家人就有二十多桌?舅妈说没事西西,你将来结婚咱比这还有阵势,吓得我腿软。结果今天一见,哪里是二十桌,明明是三十多桌,我的神啊,我家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亲朋好友来着。下了车我就和姐姐姐夫站门口迎宾了,以前参加的婚礼貌似都是新郎新娘最后出场,可能保定风俗不同吧,新郎新娘必须放门口戳着。23号在“桥西村”结婚的有两对新人,我们在一楼,另一对在三楼。他们的规模比较小,来的亲戚朋友也比较少,风头有点弱,所以他们的新郎新娘总跟宾客们念叨:“他们是回门的,他们是回门的。”姐姐对每一位亲朋好友都是笑脸相迎,甜甜地叫着“舅舅”啊,“姑姑”的,我小声问了姐姐一句,“这些人你都认识啊?”姐姐:“不认识,反正妹妹你记住了,见着一个男的来就叫‘舅舅’,见着一个女的就叫‘姑姑’,见着一男一女一块儿来的就叫‘舅舅’‘舅母’。”噢~原来是这样啊。这时候只见一男走来,姐姐笑嘻嘻地:“舅舅好!”那男白了我姐姐一眼:“叫大大!”Image

光是迎宾就迎了俩多钟头,站得我脚软,不时还要进去看看有什么情况,大旭跟着我,一会淘气一会又乖乖地待着,还不时给我摘摘白头发。姐姐不时地张罗别的事去,我就代她迎会宾,叫叫舅舅姑姑啥的。这时候,突然看见一个重要人物到场,大姨夫,我上前抓住大姨夫手:“大姨夫好!”大姨夫笑了也汗了,拽着我的手不放非要把我拉里面去,哪有这伴娘替新娘迎宾的。

听姐姐说今天她的大学同学都会来,我一直特期待看见他们,因为我知道其中有两个男生,是上下铺的兄弟,当年同时追求我姐姐,其中一个叫赵峥,另一个叫贾海涛,赵峥哥哥当年是美术系的系草,人长得帅,画画得好,歌唱得靓,吉他弹得还倍儿棒,姐姐电脑里有他一段视频,是他参加大学生歌唱比赛时的录像,记得他那天弹的是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震撼了全场。多少小姑娘崇拜他呀,但他却一直只对姐姐一往情深,这么多年了,他仍然是孑然一身。不知他眼神一直是那么忧郁还是搞艺术的男都这样,今天看到他,感觉到了一丝丝的落寞。我就特别不人道,姐姐的同学们都入席了,我过去找他们:“哥哥们,过来帮我姐姐打花!”赵峥哥哥站在红地毯旁,拿着花筒,那么近的距离,眼见着姐姐挽着姐夫幸福地走向礼台……我都不忍心看了。

记得见过姐姐的一张上大学时的合影,姐姐穿着白衬衫花裙子粉色的小皮鞋,身材高挑长发飘飘,跟幅画一样美,赵峥哥哥站在她左边,同学们都是手拉着手,他们俩也是,拉着手,俨然一对璧人。哎~现如今,我只能感慨“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啊~~~

(三)

在姐姐眼里,婚礼就是走个过场,是做给长辈们看的,对于婚礼本身,她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姐姐就老是跟我说婚礼其实并是我想得那么浪漫。

姐姐认为我脑中的“浪漫”大概就是像小强和小米在上海Radisson饭店举行的,其间新娘换了四套礼服的,有三对好友做伴郎伴娘的,场面新颖独特温馨感人的,新郎唱歌新娘弹琴的,被“汤池印象”剪辑拍摄得宛如韩剧主题曲加片花一样的婚礼吧。

不是那样的,浪漫的婚礼,是实实在在的。在五星饭店里设宴,在村子里拉大棚摆席;穿拖尾婚纱戴钻石项链,穿红花斜襟儿棉袄蹬绣花布鞋;用奔驰保时捷做头车,开大公共骑三蹦子做婚车;新郎单膝跪地手捧玫瑰向新娘求婚,新郎啥也不说对着新娘傻兮兮地乐,对我来说,都是浪漫的,只要是嫁给想嫁的那个人。

也许姐姐并不认为她的婚礼是浪漫的,但起码我认为是。婚礼的开场就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姐姐挽着舅舅的胳膊站在场外,歌声响起,姐夫从后台缓缓走出来,歌居然是姐夫唱的!姐夫手捧百合玫瑰,边唱边走向姐姐,眼神专注、深情,走到姐姐面前单膝跪地,“老婆嫁给我吧!”天啊,我感动的都快哭了~不过,他们俩,在这时,居然笑场了~Image

其他的就没什么特别了,点蜡烛、倒红酒、新郎念“八荣八耻”、新郎新娘给双方父母敬茶、舅舅舅妈发言。舅舅发言的时候相当紧张,已然不知道手该放哪了,最后居然还来了句“祝大家今天吃的开心,喝的顺利……”我相机差点摔了。姐姐在台上表现的俨然一个刁蛮老婆,姐夫百依百顺跟个受气包儿似的。姐姐姐夫婚礼没有李总王杰“狗啃式”的那段儿,不过姐夫把姐姐抱起来转了个圈,场面很漂亮,不过,我在台下为姐夫捏了把汗……

伴娘真不是好当的,基本就是个小打杂,小招呼,小摄影,小提包的,虽然飘来飘去的宾客们都夸你好看,但他们没看到我浑身冒汗啊。婚礼的时候我在台边上,左胳膊上挎着装满红包的提包,右手举着相机狂拍,我妈不时给我夹块羊腿什么。换装的时候,我提着装着婚纱的大粉袋子跟着姐姐到二楼雅间换婚纱,另外还有化妆的姐姐和一个叫宋燕的姐姐,才发现这穿个婚纱就跟五花大绑似的,看着光鲜,裙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个挂钩、拉锁、按扣还有系带,姐姐被勒得跟个粽子似的。第二套礼服换完了姐姐就匆匆忙去敬酒了,刚敬完就又跑回雅间脱掉,恨不得一刻都不想多穿了。就看婚礼还没结束呢,新娘穿着褂子牛仔裤就跟同学们聊天吃饭去了,汗。

敬酒的时候就看见舅舅舅妈脸上被涂的五颜六色的颜料跟唱戏的似的,后来长辈们告诉我这叫做“大洗”,是婚礼上的传统。姐姐姐夫相当不实在,敬酒居然敬的是雪碧,而且大西西姐姐明目张胆地在一旁碰着大雪碧瓶。

所有的婚礼几乎都是这个规律,忙忙碌碌七零八碎累死累活煞费苦心地准备了好久,婚礼当天却是一眨眼的工夫就结束了。还是应了老脱那句话“浪漫是一瞬间的事儿,生活里更多的是柴米油盐。”婚礼结束,亲朋好友们纷纷退场,我们又回到饭店门口送客,客人们或跟新郎新娘合影或跟他们说着祝福的话或打趣玩笑。送完客人,舅妈又把一些晚来的亲友和一些至交,还有工作人员如司机摄影摄像等请到了楼上雅间单聚,我和姐姐姐夫陪了会客,然后就跟张林哥哥姐姐生子舅舅舅妈大旭一起回家了。

(四)

姐姐婚礼结束后马上就开始规划我的了。其实这事我早就想过,结婚照要么找个四合院,我戴凤冠霞帔,新郎长袍马褂胸前一朵大绸子红花,旁边来个轿子,要么去村儿里,我穿斜襟儿红花褂子,红布裤子绣花鞋,头上披一盖头,新郎穿个黑布褂子灰裤子,头上最好裹一头巾,我俩旁边牵头驴,多得啊。白婚纱也得来一张,不过一张就好,最传统的那种。什么朝鲜服和服的就算了,我们又不是外国人,穿他们那些小破岛国的衣服干什么,要那样的话还不如穿阿拉伯国家妇女的服装呢,直接找块黑布把脸蒙上,都不用化妆,多得啊。

其实姐姐姐夫婚礼过后还有许多许多事情要办,包括没完没了的应酬。

结婚不是琼瑶剧里演得那样;

结婚是个体力活。

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

结婚是两大家子的事情。

结婚不是一次告于段落;

结婚是新生活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