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

O YEAH!

 
 
 

日志

 
 

一切都是虚空  

2009-10-12 12:24:03|  分类: 水母在香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都是虚空 - 水母 - 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

囧事一箩筐。

上周三焕兄从深圳飘来,早上我梳洗之后就风风火火地赶去红磡火车站见他,由于办事着急忙慌我又坐错车了,把21路记成了12A,到了终点站才恍然发现离红磡还有老远,情急之下决定用腿儿奔去。众所周知,我是个路痴。我路痴,但是我执着,尽管我一再走丢,我坚持行走……于是,我又走丢了。红磡,多么熟悉多么枢纽的一个地方,已然去过一千八百七十六次了,沿着黄浦按路标走下去,来到了丧葬用品一条街。在等红绿等的时候无聊地想借着商店的橱窗照照镜子,仔细往里一探—骨灰盒专卖店。走到了一个灰白色建筑的旁边,仰头想瞻仰一下这座宏伟建筑,定睛一看—“世界殡仪馆”。一个身穿深灰色中式套装的工作人员迎面走来,和我四目交投,好象看我很熟,只见他套装右上角绣着两个黄色楷体字“世界”。毛骨悚然地我发现了迷路,找来一个路人,想问红磡火车站怎么走,结果张口就来了句:“请问您知道世界殡仪馆怎么走吗?”,我和他全都被吓着了……

昨天在图书馆四楼和菲菲约好借给她书复印,由于我坐在角落,菲菲过来没有看见我,情急之下,我冲她打了N个响指,结果菲菲仍旧没有注意到,倒是打印区的同学全听到了,冲我投来异样的目光,心里肯定都在想我是个“女流氓”。

要离开图书馆的时候碰见了瑞杰,上前打招呼,然后问:“咱们明天是不是开房?”

瑞杰一本正经地点头:“是的。”

我:“几点?”

瑞杰:“中午12点半。”

图书馆的同学听见已然疯了。

我和瑞杰还有小慧、家琪、缨杰在POLITICAL COMMUNICATION课上是一个小组的,每次的小组作业我们都会在图书馆2楼定一个GROUP STUDY的小教室一起讨论,后来我们就管定教室叫“开房”了。

我觉得我昨天在图书馆的这一待,名声直接就臭了。

昨天看了一篇帖子,一个清华男在香港科大读研总结出来的感言。最后他提到了一句话“Everything is meanningless”,并引用了多句《圣经》里的多句箴言“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The thing that hath been, it is that which shall be; and that which is done is that which shall be done: and there is no new thing under the sun. ”

“假设你突然死掉,世界将会怎样?世界将一样绚丽,地球转的一样快,太阳系每天在宇宙中换一个位置。大海还是大海,波涛还是波涛,一样的花开花落,潮起潮落。你的亲人可能会掉眼泪,但是周围的人在三个月内将你忘个干净,那是你曾经那么在乎他们怎么看你的一群人啊。如果上帝存在,在他的眼里,你是多么可怜的小虫子,在活着的短暂岁月里,在最美好的青春里,都不曾快乐过,用尽心力去聚集一大堆外在和心灵没有关系的小东西,只是出于对未来的没有信心,小小的心灵在接近熄灭的一天还在发出那个愚蠢的声音,让你忙碌,让你忧虑的声音:我要,我还要。天底下充满了这样的小虫子,当一个离开了,又有一个来了,做着同样的事情,汹涌着同样的小小念头,受着同样的煎熬。于是上帝要感慨了: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我看过之后顿悟很多,但不知不觉就在想,假如一切都是虚空,那我现在是在做什么,我做了什么岂不是等同于没做。难过、绝望、痛苦这些悲伤的情绪是虚空,那很好,可积极向上的人生观也一样是虚空吗?

晚上我和胖胖萱儿还有我老姑父上楼勘探了一下我家44楼那神秘壮观的“空中花园”,眺望着香港醉人的夜景和深邃的大海,我迷茫地请教了老姑父这个问题。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老姑父的博学多才真的不是浪得虚名,他说了四个字“躬身入局”。老姑父说在我们这个年龄不应该完全看得那么透,要做“局内人”,在世俗的路上走一走拼一拼,当我们老了的时候就可以站在一个高度俯瞰这个世界了。“躬身入局”,用宏观的客观的视角在“局内”游走,不卑不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任我们的内心汹涌澎湃跌宕起伏,起码在这短暂的青春的岁月里。

“人生本无意义,但是怎样摆脱虚无却是有意义的。”虽然思维的无奈会令我们对自己对这个世界产生更多的疑惑,正如圣经所讲“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For in much wisdom is much grief: and he that increaseth knowledge increaseth sorrow. ”但“局内的人”应该遵守游戏规则,游走在这个世界,就应该承受忧伤烦愁,之后的某一天在告诉自己“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vanity of vanities; all is vanity.”周而复始,反反复复,直到某一天领略了所有。

小慧管我叫“迷糊蛋”,现在有规律性地每日一迷糊,对于“思维的无奈”我由于智商和情商的问题浅尝辄止,但正因如此,我应该比我“清醒”的时候更加快乐,因为不解、迷惑,我上升不到“有思想”,因为忙碌地没有能力分心,我顾不及把自己埋入深深的悲伤。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