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

O YEAH!

 
 
 

日志

 
 

在香港过节  

2009-10-08 11:11:07|  分类: 水母在香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香港过节—国庆 - 水母 - 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

国庆

香港的国庆只放假一天,尽管如此,香港还是喜欢打着“十一黄金周”的招牌促进商业发展。

六十这个数好似总是跟我无缘,工大六十周年校庆我在美国,咱祖国六十年大庆我在香港,我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水母,六十年大庆,我是多么想参与到其中啊,哪怕是半夜站在我家胡同口,看着列队准备演习的坦克导弹经过也是一种满足呢。不过如今香港是特别行政区了,和在国外的感觉不一样,尽管大多数香港人并没有归属感,但这里还是多少洋溢着一点节日的气氛的。

我还是努力地参与了一下六十年大庆。十一早晨和刘婧爬起来去金紫荆广场看升旗,虽说挤了半天看到的都是人脑袋,最后只听见了悠扬的国歌然后被告之国旗升起来大家就都散伙了吧,我和刘婧还是举着小国旗在香港会展中心附近溜达了一圈,体会一下那里的风土人情……当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虽说我家有两台电视吧,一个厨房里一个浴缸上,但俩加起来还没有一个电脑屏幕大,我和刘婧决定找一个露天大屏幕来观看阅兵,环顾了一下湾仔四周不见屏幕,我们就搭乘着“天星小轮”(Star Ferry)回到了九龙,尖沙咀码头。话说天星小轮真的很爽,船票只要2.5,就可以游走于港岛和九龙之间,欣赏着美丽的维多利亚港。刚才我说香港有那么一点节日的气氛,但只是那么一点点,香港人更加重视的是中国传统节日,十一街上的人很少,不知道是否是万人空巷去看阅兵,我们沿着梳士巴利道一路向北,繁华的商业界里没有找到一个大屏幕,只是发现了尖沙咀码头到处是反动组织在发表着反动言论,譬如那句极其没有水平的"Fa*** is good!"当时阅兵已经开始,在我们慌乱的寻找下给老妈拨了通电话让她给我电话现场直播一下阅兵盛况,“升国旗奏国歌了!老胡讲话了!上车了!阅兵了!……”。历尽千辛万苦,我们终于在海港城发现了一块露天大屏幕!激动地看着阅兵仪式,看着熟悉的北京城,天安门,长安街,我们气势磅礴的三军仪仗队,眼泪啪嗒啪嗒地都要掉出来了,衬着那天的秋高气爽,蓝蓝的天上白云飘,俯瞰北京城格外壮丽。我对着香港岛回眸了一下,激动地对刘婧说:“瞧咱北京多大多漂亮!再瞧香港这点儿小破地!”差一点就遭到香港市民的群殴。转播阅兵式的是本港台,解说都是粤语,主持人甚是雷人,在向旁边军事专家提问的时候居然说:“可以介绍一下这部坦克是什么款式的吗?”在空中表演的时候,我又给老妈拨了通电话,因为那天大庆我们胡同戒严,居民只能在胡同范围之内活动,几乎所有的街坊邻居都跑了出来看飞行表演,一排排战斗机侦察机从上空飞过,在电话里我都能听到它们呼啸的是声音,据说老熊拿着望远镜可以都可以看到飞机上面的字。身临其境。

十一这一天从早到晚都很忙碌,看过阅兵之后,怀着激动的心情,我和刘婧把海港城和新港中心又转了个遍,吃了我仰慕已久的许留山,接着我们就各奔东西跟各自的朋友相聚前往维港烟花的观赏点。这一次,瘾君子坦白大会又胜利召开了。

小组活动安排的很紧凑,傍晚队员们在海韵轩集合,由于我在新港中心购物过于专心,四光的电话没有听见害他等了我大半天,被骂惨了还挨了顿体罚。四光、思鸣、晓萌、张磊、萱儿、胖胖、钟哥我们几个在胖胖家五楼的游泳池就坐聊了会天,等胖胖游完泳马上转战我们最爱的位于红勘附近的茶餐厅。维多利亚港的烟花是晚上8点钟开始,待我们在惠康买完吃的喝的回到家刚好开始,我们几个火速进门攻占有利地势,我迅速支好三脚架开始长达30分钟的拍摄。我们没有开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客厅里突显出维港的夜景格外美妙。

就如同打仗一样,烟火结束后我们连大灯都来不及开,就收拾好吃喝餐具连滚带爬地离开海韵轩打车回到翔龙湾,在我们楼下的露台开始新一轮的瘾君子坦白大会。

大坑舞火龙

香港没有八天假期,10月2日我们正常上课,这天是我们摄影课的第一次外拍活动。大坑舞火龙是铜锣湾大坑的传统习俗。“据说大坑原为客家渔村,村民以耕种及打鱼为生。直到某年大坑发生风灾以致瘟疫,死人无数,有村民提议于中秋节在村周围舞火龙,烧爆杖,希望驱除瘟疫。自此当地人每年中秋节前后三日都会舞火龙,祈求风调雨顺,合家平安。近代人认为由于爆杖中所含的硫磺有杀菌功效,故舞火龙驱瘟疫之习俗仍有科学根据。”

大坑舞火龙的地点是地铁“天后”站附近,直到那天我才恍然大悟,原来TWINS的《下一站天后》中的“天后”是站名,而并非指天王天后的意思(禁止嘲笑!)班上的二十名同学统统整装待发,看见我手里的八爪鱼三脚架新鲜的不行,虽然我的新家伙很实用,但那天真的是用不上。大坑舞火龙就跟北京过年的庙会时候一样热闹,道路为舞龙清障,人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堆在了街道两旁,蜿蜒曲折绵延不绝。来看热闹的群众几乎人手一部相机,简直就是照相器材博览会,有的朋友连梯子板凳都一并带了过来为的能更清楚的拍到火龙。当我举着我心爱的小相机和那只精巧的定焦镜头朝大坑走去时当场就傻眼了,个子不够高,不够彪悍,没有长焦,来的不够早,天时地利人和统统没有,能眼见着个龙尾巴就已经不错,不要说作品了……

我和梅寒郭帅杨妮一组进行拍摄,我们这一路辗转,仍然没有占据有利地形,他们还好相机都可以变焦,我就只能期待我的拍摄角度称得上“独到”了。到了九点钟要在“莲花宫”门口集合了,当时舞龙还并没结束,作品一般,我们意犹未尽地赶去集合,谁曾想戴老师也正在兴头自己热火朝天地继续拍,所以我们立刻原地解散,大部分同学也选择继续拍摄。当我再次回去的时候终于抢到了一个靠前的位置,得来不易死抱着那地界儿就不撒手了,直到夜里11点舞龙结束,我一共拍了600多张,翻看了一下还是有一些能看的呢。

中秋

舞龙结束已经是夜里11点了吧,兴奋地赶回家已经是3号中秋节了,忙活了一晚上该睡觉了吧,到家却发现思鸣和晓萌来了。他们和萱儿和胖胖已经聊了一会了,待我回来不久我们一起出去找了馆子吃了鱼丸米线,路上还发现了一架叫做“低骚音型”的作业机。

我们连续两天不见天日的生活从此开始。第二天是中秋节,我们瘾君子坦白会的成员再次扎堆儿,这次不单单是我们的核心成员,文韬还带来了新朋友。跟他一起进屋的还有一个男生,文韬指着他说:“这是王XUAN。”萱儿立刻就愣在了那儿:“你干吗指着他介绍我啊!”原来此男生也叫王XUAN,后来为了区分我们就叫他俩为“男XUAN”和“女XUAN”了。另外一位是城大CS的小瑜,刚一见面看着特委婉,一起玩过之后才发现又是个“傻大姐”,明明是个山西妹子,一口地道的东北腔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受文韬传染,其实他俩才见过一次,小丫头一个人过节怕寂寞,非让文韬拽来参加组织活动的。

中秋的组织活动是包饺子,除了某些成员会包饺子会赶皮儿这事儿确定之外,揉面、掐劲儿、和馅儿我们统统搞不定,萱儿妈这时候就立下了汗马功劳,直接远程遥控萱儿活馅儿,萱儿现学现卖搞定了两大盆饺子馅儿,芹菜猪肉和白菜猪肉,只见她一边活得不亦乐乎,我一边在旁泼冷水:“你确定你活的馅儿可以吃吗?”在我眼里,做饺子馅甚至比炒菜还要求技术含量,第一次活馅儿是必定不会成功的,只求不要难以下咽就好,我们这一群可怜的娃儿就只求吃饱了。张磊也是牛人,不会揉面,自学成才,不一会几大坨面就出来了,比较雷的是,当我们为张磊成功和面激动不已的时候,恍然发现,面粉都用来和面了,没留散粉用来赶皮儿了……

我们坦白会成员个个雷人,谁要不干出点雷人的事儿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对于新成员男煊儿和小瑜我们需要严格要求,不雷人绝对不许入会!事实证明,他们足够雷了……

我第一次见到张磊的时候就说他像我老姑父,无论是长相还是神态还是说话时喜欢点头的动作。胖胖和萱儿早已和我组成一家三口,成为我的猪爹猪妈。这一天,文韬变成了我大舅,小瑜成了我小姨,男煊儿成了我奶爸。中秋这一晚上,大家都是用“她老姑父”,“她大舅”来称呼彼此,我,是他们的“娃儿”。

饺子出乎意料的成功!萱儿的皮儿,张磊的面,我的皮儿,大家一起包,小瑜下锅儿,一轮一轮的饺子上桌,全都是一扫光。真的特好吃!绝对不次于这里的“湾仔码头”!尤其是那俩馅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妈的手艺呢!

中秋节那天晚上我们又集聚在了露台上,喝着小水吃着月饼,趁着月黑风高玩杀人游戏,一直到天亮。我和思鸣俩菜鸟不会杀人不会撮麻不会打牌,看着他们那么兴致勃勃有理有据地杀人,我俩已然傻了直说要去一旁拍写真,思鸣最后受不了中途退场了,我一直坚持杀到了最后,成功出徒。

过节的这两晚,我家成功发挥了它的作用,我们那房间(具体情况请看照片)成功挤下了五名队员,而且保持了卫生间、厨房、客厅、阳台的独立性。只是早上起来排队上厕所的时候貌似把我家sissi给雷着了。

过节的这几天就是这么的颠三倒四昏天黑地,在香港这么一个没有归属感的地方,人们都需要群聚的温暖,哪怕一点点,哪怕会争吵,哪怕很拥挤,哪怕精疲力尽,总比一人生活,要好。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