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

O YEAH!

 
 
 

日志

 
 

Susan的台北游记: i,台北  

2010-04-30 20:01:47|  分类: 水母游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Susani,台北

(以下,请自觉以嗲嗲的台湾腔在心里默念,才应景哦~) 

终于去了台北。

虽然名义上是学业交流,目的是参观政治大学传播系,可是在学校参观也就半天,剩下的时间都是忙碌的观光活动。旅行又是在学期末尾,系里大部分同学都参加了,还真点毕业旅行的意味呢。

 

出发

之前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多人一起出游--其实也想自己组织旅游活动的,大家总是答应得好好的,可是真的要走了又会因为各种原因不到场,最后还是变成两人游。这次是我第一次参加官方组织的旅行,大家一起集合、坐大巴、办理登记手续、搭飞机,是一件很奇妙的经历。我们一行是来自3个不同专业的39个同学,大家竟然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出现,在飞机上一起睡觉,在这个压缩的时空里是多壮观的画面。但是,大家虽然是一个系的,很多人我也只是面熟而已。其实我对一些人也充满了好奇,我却进不去他们的圈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人类开始分为一个个的小集团,时尚达人、摄影爱好者、港人……。而我常常怀念我小学时候的春游,大家都是一起行动游玩的感觉。到现在我还保存着那时候的合照,可是上面的人早已不和我联系了。我在想,如果没有小集体这个概念,那么这世界就会和平了。不幸的是,他们的那个圈子,其实我也不想进入。正如这个世界,冲突和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诚品副作用

两年前,我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听说一个同学去做了房地产广告文案,我也想进军下广告行业。可是“文案”是什么我并不清楚。她告诉我就是写一点很小资的广告词就可以了。呃……那么“小资”又是什么意思呢?我怀着功利的心,去卓越上买了一本关于广告文案的书。书名叫《诚品副作用》,作者叫李欣频,她号称“台湾文案天后”。看完后,我没明白如何写作文案(我那时该买本文案写作教程,说不定我已经是有工作的人了呢。)但却知道了台北有个诚品书店,是一个让人可以安心阅读的地方。诚品能24小时开放,在李欣频的描述里诚品就是带着暖暖的暧昧和柔柔的情调,这对我可是施了一个大魔咒:“如果我去台北一定要去一次诚品书店。”--诚品不止卖书,还有一些创意生活用品、文具等等,推荐的书目也会多元化,有趣味性一些。说到底它向人贩卖的是一个文化的包裹,你打开来就会发现原来这里除了有知识和信息,还有各种生活态度和方式。

其实我对书店真有点不可言说的情节。我一厢情愿的认为,初二的那个夏天,要是我和那个男生去了一个像诚品一样的书店,而不是一个充满应考书籍的卖书市集,搞不好我也有一段青涩的像电影一样的初恋。青春期的爱情需要在唯美与窘迫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你要知道,那时候的我们都没有钱去购买浪漫,没有钱买衣服,没有钱去游乐园,也没有钱去看电影,甚至没有钱去肯德基坐坐。需要交流的时候往往只去一些免费的场所,比如书店。大多时候确是因为经济上的拮据导致美好幻想迎来不堪的结果。每次想到这里,我都要禁不住的自嘲一番: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吗?只是两个穿着校服经常去图书馆看书的中学生,也很应景嘛。空白,这就是别人眼中的事实。我以内心的坚持缅怀无处凭吊失去的青春。这件事让我明白,唯美的爱情也许只是环境或者形式的副产品。在这个物欲的世界里,我慢慢相信“形式即内容”这样武断。这就好比有些人发了疯的想结婚,也许不真的是为了爱情和整个人生,而只是为了一场神往仪式。我的同学都惊讶的反问我:5天的行程,怎么会有3天都去了书店?我觉得诚品可不止是书店,我喜欢诚品也不是因为我有多爱看书,我就是爱它布局和装修和它带给我的氛围和感觉。

最后我买了四本书:《荒木经惟的天才写真术》-我不认识他,虚荣的选择这本书估计也是为了追求那种形式上的情调。这不是一本摄影集或教程,急于求成可是不行的哟。这只是一本关于摄影态度的书,不管对什么的态度都会影响人生不是吗?《机场里的小旅行:狄波顿第五航站日记》-送给爱飞行的胖胖最合适了;《东京角落》-是一本手绘的游记,看到封面可爱就买了;《那些男孩教我的事》-睿智幽默的蔡康永写的。另外为了下次的海滩旅行,还买了三双Havaianas的人字拖,有一双也是给胖胖买的。

真假虚实

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偶尔播到台湾连续剧,就会受不了那做作的台湾腔立即转台。可是在台北满大街的人都这么说话,你却不会觉得奇怪,比起大嗓门的我们,反而会认为他们的语气还真是文明、妩媚和有情调。我们常常自以为是的鄙视港台腔,那我真好奇他们怎么看待我们?

说起电视剧,水母竟然能唱所有琼瑶剧的主题曲。而一提到琼瑶,我脑子里马上浮现出马景涛失心疯的怒吼画面。虽然我这样嘲笑她,但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小时候看着这类台湾连续剧长大的,还一边看一边哭。这些电视剧让我一度认为“爱情”就是要你死我活,忍辱负重才能得来的。所以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的现实中也自觉或不自觉的带入一场又一场狗血的剧集之中,想象自己是个悲情的主角,处理问题处处做作,因为我们相信有朝一日,就在某段广告后,就会柳暗花明了。到现在我才会时常发出疑问:为什么这些电视剧里的富家公子会齐齐爱上女弱智啊?有人说,其实每一个女孩子,不论美丑,内心都会觉得自己是个仙女,希望被爱被捧着的感觉,但仙女要学会“下凡”,只有真正明白真实是什么了,才会过得幸福。台湾连续剧可以说是童话,可不要太认真了。

我们的酒店就住在西门町附近。高中的时候哈狗帮的歌开始流行,其中有一首叫《我的生活》,他说“走在西门町,看到许多流浪汉,感叹的笑一笑,怎会有种亲切感。”西门町,是个非常好听的词,怎会给我一种错乱的感觉呀。他们说西门町很像香港的旺角,我觉得非也,它更像厦门的中山路。香港是个有点高傲的中西混血儿,厦门的中山路过于整洁,形式太统一,满大街的外地游客,反而找不到是厦门这个城市的蛛丝马迹;而台北的西门町就是西门町-有点乱,有点脏,“城管”定时清走沿街摆摊的小贩,就像没治理过之前的成都春熙路一样,这才是真实的生活。我讨厌修缮起来故意营造的一种历史感。西门町就是那卖“葱抓饼”的小贩,一边听着mp3,一边熟练的煎着饼。他很拽,但是我还心服的买了一个夹培根的饼。好吃。

《九份的咖啡店》,是陈绮贞的歌。直到去了九份,才知道原来九份是一个地名。还没到的时候,我跟我的组员说“我们一定要去那家咖啡店坐坐。”兜了一圈都没发现。请问她唱的真的是这里吗?室友还说九份是《千与千寻》街道的一个雏形。OMG,太失望了。这不过又是一个人工的景点,就像成都的锦里,或许还比不上-沿街贩卖的小吃味道不怎么样,好像在哪里都能买到。小店也用上各种现代化的装潢来刺激游客冲动购物,销售一种轻薄的或根本不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化。每次参观这样的景点,我总是怀疑那些游客旅行的意义-如此着急的去看一种压缩文化是为了什么呢?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我们活得越来越粗糙。

回家了

即便这样,我显然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因为有我的朋友相陪,到哪里都好。以我目前的境界是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喜欢一个人旅行,我果然还是喜欢和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温情啊。说好了,下一次我们再一起去旅行!

====================================

行程简介:

4月23日:下午-九份老街,101购物中心(其实我们去了对面的诚品书店);晚上-西门町,我和小白去剪了头发

4月24日:上午-中正纪念堂,野柳风景区;下午-渔人码头,淡水老街;晚上又去了诚品书店,路过夜店。

4月25日:上午-阳明山,下午-故宫博物院,士林官邸,晚上去了敦化的24小时书店

4月26日:上午-政治大学;下午-总统府,邮局,女仆餐厅

4月27日:上午-还是去书店,下午走了

该去的地方都去了。还有比较推荐的地方是:华山和艋甲的拍摄地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