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

O YEAH!

 
 
 

日志

 
 

热浪岛游记之公鱼版  

2010-09-09 22:39:12|  分类: 水母游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热浪岛游记之公鱼版 - 水母 - 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
  

2010.9.9清晨6点30分,由吉隆坡飞往北京的航班降落在首都机场,我们的热浪岛之旅就此结束,与同行的伙伴话别后,我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坐上了开往市区的机场巴士。此时的北京已是初秋,街上的行人神色匆匆,我俩穿着与众不同的服饰在大街上闲逛吃早点,我比较正常,上穿大熊图案的短袖体恤衫,下穿沙滩短裤,脚踩运动鞋,身背黑色小包,拉锁上拴着一只黄头发的土著玩偶,肤色黑红,神情憔悴,俨然是东南亚的归国华侨;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头顶一朵大粉花,身穿深紫色牡丹花图案的毛巾被料的连体衣,脚踩一双凉拖鞋,身背一红色小包,包上的拉锁上拴着黑头发的土著玩偶,包的外面插着一面马来西亚的国旗,背后看去俨然是刘姥姥逛了一遍大观园出来。刘姥姥逛大观园是妙趣横生,熊姥姥游热浪岛就悲喜交加了。熊姥姥是第二次去热浪岛了,上次是和同学,愉快的经历,这次因为有我,我早就和她说:“咱俩一起去,回忆可能比较糟糕。得做好准备。”果不其然,我俩的经历是她从来没想到的。

2010.9.4

下午,我们在首都机场集合,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的一个同事竟然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惊讶之余感叹世界如此之小。我的同学入乡随俗,也多了一个英文名,几年不见大家变化不大,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也是万分惊奇,我们一行准时登上了飞机,开始了热浪岛之旅。晚上11点多,飞机降落在吉隆坡,异域风情果然不同,这左右颠倒的行车方向就令我有点混乱,夜晚的气温比较适宜,我并不感觉像在赤道,除了路边的棕榈树、和满眼的英文字母,这和南方城市没什么区别。当地的地接将我们带到了机场酒店,因为稍作停留后,我们还要搭乘马来西亚的国内航班去热浪岛所在的省丁加努。

2010.9.5

早上4点,我们吃完早点后就来到了机场。机场酒店的早饭较差,不适应东方人的习惯,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喝了一碗牛奶感觉不适。搭乘马来西亚国内航班的机场如同长途汽车站,完全没有机场应有的安静和秩序。但不论怎样,机场内卫生状况良好,数千人的候机大厅里没有任何异味。马来西亚当地人多为伊斯兰教信徒,女信徒头上都包有头巾,身穿长衫长裤,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为伙伴们照相时不小心照着了一位穆斯林妇女,从照片来看该妇女神色严肃、较为不满、正在生闷气。我说快别照了,千万不要激怒她,下手太狠他们。马来西亚人工作较为悠闲,不似咱们国家人的急躁和勤快。托运行李和通关时,如果是穆斯林负责的柜台,一般都比较缓慢。在吉隆坡的地接导游告诉我们不要换太多的马币,因为热浪岛上花钱的地方不多,只有一些纪念品,其余均可以刷卡支付,后来发现果真如此,我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共换了500元人民币,花了一路,最后还剩下了200多人民币。

早上6点多,我们将要乘坐的飞往丁加努的航班开始登机了,这时我突然想上厕所于是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在卫生间门口等着我,这个厕所也是不同凡响,里面不仅有手纸,还有一个水管,原来穆斯林上厕所不用手纸,而是用水管冲,待我方便完后,同行的伙伴们早已登机,只有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在催我快点。我俩拿着登机牌冲入了停机坪,这个机场的管理还真是混乱,没有电子指示牌指引我们去哪个登机口登机,我们一路小跑进入了一串登机口处,问问第一个他说不是这架飞机、第二个也不是、第三个不是、第四个还不是,最后跑到了这条登机通道的尽头,我俩眼看着一个空乘离开登机口登上了飞机,我俩发疯似的冲入了关卡内,要求登机,那个空乘说着一口马来话,好像在说要飞了、不能登机了,我们挥舞着登机牌,大声说着航班号,那个空乘终于听懂了,说不是这个飞机。我俩又失望了,返回登机通道,我俩紧张又着急,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两手挥着拳头,在停机坪乱蹦“啊啊啊,到底是哪个啊!”。当时情形真是万分紧急,关键是我们的语言不通,他们的回答都不懂。我俩又返回了登机通道的入口,看到了一个工作人员,我们举着登机牌上的航班号,他查了一下表格,指示我们去另一条登机通道,这些登机通道都很长,我们以百米的速度奔跑,中途还如同刘翔般的跨越着障碍。我在前面跑,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在后面跟着,第一个登机口,不是,第二个登机口,不是,第三个,不是,第四个,不是,第五个,不是,到了最后一个,空乘点点头指示我们登机,我向身后的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大声说:“这个,这个!”如同发现了金矿一样。我们登上了飞机,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有点劫后余生的感觉。我扭头看着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汗珠还挂在额头和脸颊上,她面无血色,失去了往日的神采飞扬。我把她的嘴角向上扬,“笑一个,给爷笑一个。”她毫无反应,看来真是吓坏了。我让她看飞机上的空姐,有一个长者一只小猪嘴,特好玩,渐渐的我们心情逐渐平静,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慢慢又开始闹腾了。这次机场惊魂,事后我有点害怕了,教训就是以后做飞机要提前,尤其是在外国,一定要留出富裕的时间。下了飞机后,我看了一眼丁加努机场,这座建筑充满了伊斯兰风格,如同一座宫殿,真的很漂亮。旅游衔接得很好,在机场我们做热浪岛酒店派来的汽车到了码头,然后搭乘快艇,一路颠簸,当大家就要晕船反胃呕吐的时候到达了目的地。热浪岛,我们来了。

我们入住的酒店叫做“拉古纳”,据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说是岛上第二好的酒店,我们下了船后有人专门给我们讲解酒店入住的须知,然后乘摆渡车进入酒店,同时行李已经由工作人员运送到了酒店内,关于这一点,我一直觉得特别高级,我顿时有了一种贵宾的感觉,就原谅我的土鳖吧。拉古纳酒店座落在海滩上,大厅内均为木质结构,四面透风,头顶的所有风扇都在旋转,低调的奢华。我们进入后服务员给我们一人一杯饮料,好像是椰子奶和各种梅,很凉爽,我喝了一口就不喝了,因为味道很怪。现在想想,可能这种饮料是专门治疗晕船的,因为味道很刺激,总之我们晕船的感觉全没了。服务就是这么的人性化,工作人员永远微笑,当你需要时无处不在,但又好像悄无声息。站在酒店的大厅里向外看,晃眼的白色沙滩,青绿色的海水,远处葱郁的海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说今天没有太阳,海水不是特别好看,但我已经很知足了。我们入住的房间是508号,门口有中英文的提示,不要喂猴子,后来发现,这个酒店里凡是禁止干的事情,都是中文和英文,没有日语和韩文,看来中国人都比较闹腾。房间很大,也是木质构造,干净而雅致,外面有一个阳台能够看到酒店后面山上的的热带雨林,不时的有小松鼠出没,甚至还爬到了我们的阳台上,非常有趣。稍作休息后,我们开始吃午餐。
拉古纳酒店的餐饮全部为自助形式,有马来风味、中式餐饮和西餐等,品种之多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餐厅是在酒店大厅的二层,一样的四面透风,面朝大海,不知道是不是环境过于优雅,我们普遍吃的很多,饮食实在是太丰富了,味道实在是太好吃了,尤其是水果,每餐都有刚摘下来的木瓜,入口即化,又水又甜。而且,各种牛肉羊肉,做法很多,这几天我基本没有吃到重复的饭菜。连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这种不吃饭的人,都开始吃牛肉了,可见味道的可口,虽然吃了这么多,后来我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发现彼此都瘦了,可能是运动量太大了。

吃完午饭,稍作休息后我们开始出海浮浅,我原来一直不知道这是什么运动,原来就是穿着救生衣、带着眼镜和呼吸管,在海面上飘着游泳,看水下面的鱼和珊瑚。我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又差点没赶上浮浅运动,因为我们睡过了时间,也不知道去哪里拿浮浅装备,待我们走到码头后被告知用房间牌去一处换取,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自己跑了回去取门牌。一路上她叨咕叨咕的又说了半天,我心想你还真能跑,早上跑了将近一公里,下午又跑了一圈。坐船到了浮浅的区域后,我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她上次已经浮浅了没那么兴奋,可是我第一次看到海底的景色,海水太清澈了,下面的热带鱼五光十色,游来游去,还有大片大片的珊瑚,这些珊瑚特别大,颜色特别深,显得非常的壮丽,我看见了心理有一种恐怖感,我赶紧蹬腿离开,不料脚后跟还是碰到了珊瑚,血就流出来了。由于我们在海中间,我想有没有鲨鱼会闻到血腥呢。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游刃有余,只是不停的在调试潜水镜,因为老漏水。我们换了一下潜水镜,感觉好多了。后来回酒店后,我们去更换了潜水镜,但是戴在我脑袋上还是漏水,于是我们不禁感慨,我的脸型不好。我们一起在海水中畅游,互相指着奇怪的海底生物。不时出水交流一下,闹腾一下。她感叹我的眼睛这么好,不戴眼镜都能看清楚,我觉得海水有折射而且水质清澈所有东西,连鱼游过卷起的沙子我都能看清。虽然我们穿着救生衣,但是大浪袭来,我 们还是喝了几口水。“拉古纳,times up.”随着船员的呐喊,今天的浮浅结束了,我们上船后还感觉有点冷,这是不是赤道啊。脱下救生衣,待海风吹干身体后换上自己的干燥的衣服,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开始了呕吐,早上喝了不舒服的牛奶、又到处奔波、再加上几口海水助阵,她把中午吃的蔬菜都吐出来了,看到这些,我更坚信了我爱吃肉,就是因为肉口感好,与人体DNA构成相似,比蔬菜好消化,我以后还是少吃蔬菜、尤其是没熟的蔬菜沙拉。

回到酒店后,我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意犹未尽,我们又跑到了酒店门口的著名的拍摄《夏日嬷嬷茶》的海滩,我们在水里游啊游啊感叹道北京的尤其是我们家旁边的游泳池太差了,傍晚海水开始涨潮了,我们在大浪里随波逐流,热浪岛真是不虚此名,又热又浪。晚餐依旧丰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举着相机四处拍照,她是餐厅里最活跃的,后来回北京的时候在吉隆坡机场边检人员称她“camera girl”。晚上我们又开始在海边上溜达,由于天不晴,所以天上的星星不多,夜晚的拉古纳酒店灯火通明,音乐声此起彼伏,我们走累了在海边的躺椅上躺着看天,多么的惬意啊。这时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发现一道流星划过,赶快许愿,她许愿说要喵,我说许愿你永远都喵。

2010.9.6

早上我们又准时来享受美食了,今天是半晴天,太阳在云里时隐时现。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依然举着相机四处游走,她将相机固定在另一餐桌上,然后跑来自拍,不料相机没摆稳结果摔在了桌子上,虽然很轻,但是可能碰到了什么接触点,相机不能对焦了,研究了一下,发现只有在三米处照相才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不爽了,她说,出去玩什么都可以不带,就是不能没有照相机,脸色如同天气,晴转阴。我对她说等天晴了相机就好了。

上午我们的活动是去海洋公园浮浅,一路的说笑打闹,使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渐渐接受了相机受损的事实,我们带着另一个效果不太好的相机继续拍照,这个相机能装入防水套里。每次浮浅,我们都用这个相机四处偷拍鱼类的活动。海洋公园就是一处沙滩,只是海水里生物较多,我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在水里游来游去,互相拍着彼此的丑态。我们在这里还幸运的看到了一只鲨鱼,游动的很快,只是来不及拍照。由于昨天我被珊瑚碰了一下脚,这次我格外小心,远离珊瑚,我们看到一片珊瑚中有一块沙地,可以停下来空空水、稍作休息,当我游过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左腿被挠了一下,还挺疼,我以为又是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在搞怪,回头看看,她离我还有段距离啊,我停住等她过来后,刚要和她说话,另一条腿又被挠了一下,我心里一阵害怕,赶紧推着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往岸边游,后来我上岸发现两条腿均被鱼咬了一下,留下了两块伤疤,看伤口该鱼比较锋利,食人鱼不是吧。结束上午的浮浅回到酒店后,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迫不及待的拿起受损的照相机盼望奇迹,但是天还很阴。中午吃饭,她依然举着这个相机招摇过市,在三米处抓拍风景。下午浮浅后,我们来到了酒店内的游泳池,整个泳池碧波荡漾,木瓜树环绕四周,岸边的躺椅上三三两两的人在树荫下看书、休息,我不禁想到了影视作品中高档酒店的私人泳池,各种社会名流在这里休闲、闲聊,我怎么有幸也能来到这种地方呢。每次我把这些由衷的做梦般的感觉告诉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时,她总是不屑的一脸鄙视,“土鳖”。

我们在泳池里说话,眼看着远处山上有一片乌云,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问不会飘过来吧,我看很有可能,过了一小会,开始刮风了,那片乌云转眼到了头顶,倾盆大雨不期而至。这不会是赤道的热带雨林气候特征吧。温度慢慢降了下来,我们再次怀疑这是不是赤道,坑爹呢,不会是北极圈某个小岛吧。我俩出了泳池,穿着泳衣,在瓢泼大雨中漫步,彼此笑着,还溜达哪。大约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雨渐渐小了,晚上吃饭的路上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发现地上有一只蜗牛,体型特大,她对着蜗牛不停的拍照,引来众多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为了不让路人不小心踩到了蜗牛,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好心的把它捏到了路边的草地上,后来我们笑说,人家蜗牛打算过马路,走了这么远容易么,你一下又给人薅回来了。

晚饭后我们在酒店周围散步,来到了小商品店,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对各种土著玩偶兴致盎然,我们买了很多,一些送人,还有两个我俩一人一个,别在了书包上。另外她还买了一些明信片,明天写好后寄给父母朋友。我们溜溜达达到了海岛的另一个酒店,与拉古纳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硬件设备较差,人烟稀少。那天整个海滩都相对较为安静,因为各个酒店的乐队均在周一休息。我们觉得热浪岛之所以这么美,就是因为交通不便、人迹罕至,但愿这个岛不要过度开发,留着等我们有空再来。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希望明天是晴天,这样就能看到最美的海景了。

2010.9.7

可能是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的诚意感动了天地,今天终于放晴了,而且是怒放。早上饭后,我们来到了海滩上写明信片。她给她的朋友、父母都写了一张,也给我写了一张,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收到。我们在海滩上到处找位置拍照,我原来特别不爱照相,可是慢慢的我也觉得很有意思,“来给我照一张“”我给你照一张”。我把她的那个高级单反相机基本研究明白了,常用功能基本掌握,不夸张的说,我还是很有悟性的,连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也表示苟同。寄出明信片后,我们换上泳衣去游泳。天上白云朵朵,海面由远及近,从深蓝变为浅绿,我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像两只海龟在水里划。我让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躺在沙滩上,我在旁边挖砂子埋她,我说我最会埋人了,她说你就知道挖坑,给自己挖完还给别人挖。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看到阳光下海岸的美景,又拿出了相机拍照。我举着相机准备照一下海边的风景,当焦点对准远处的海水时,我心想太远了超过三米了,真是太遗憾了,就在我下意识的半按下快门时,“兹兹”几声久违的自动对焦的声音出现了,画面由模糊逐渐清晰,咔嚓,拍照成功了,我又尝试了一下近距离拍摄物体,没问题,相机又好了,我赶紧告诉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果然是天晴了相机就好了。中午吃饭时,我们的餐桌上来了一只小松鼠,它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根本不怕人,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赶快拿起相机拍照,我依然在餐桌上进餐。餐桌上只有我和松鼠,旁边一群人拿着相机观摩,我用叉子叉了一块土豆给它,它嗅嗅就扭头,看来不合口味,我又叉了一块木瓜它叼住转身迅速爬上了屋顶,在屋檐下享受美食。我们看到这只松鼠的腹部全部是木瓜的桔黄色,就叫它木瓜松鼠吧。木瓜松鼠吃完后意犹未尽,又下来继续寻找美食,看来它想来点饭后甜点,叼住一块蛋糕就跑了。餐后,我们来到游泳池畅游,池边还有小卖部售卖各种冷饮,我们要了一个椰子和一盘冰激凌,享受着热浪岛上最后一个午后时光。其他人自由活动,有的接着浮浅,有个同事开始不敢下水,后来在教练的带领下开始热爱上了这项活动,现在已经发展到拿着面包渣,去浮浅寻找鲨鱼了。晚饭后,我们来到了酒店的乐队表演处,看来来热浪岛的华人不少,大家点的歌不是国语就是粤语,我仿佛有一种世界处处是我家的感觉。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是很闹腾的,她的同事也不是等闲之辈,大家对乐队成员均感兴趣,好像还交流了各种号。热浪岛之旅在一片喧闹声中就要结束了。最后,大家与乐队成员在舞台上合了影,照片是我拍的,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说照得很好。

2010.9.8

本来说今天早上去海边看日出,但是夜里下了大雨,我们六点钟醒后发现雨还未停,因此没有看成,众多遗憾中再加一项。早上吃了最后一顿早饭,我和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去《麽麽茶》的拍摄地拍了些照片,然后在海滩上散步,走了很远,身后留下了一串我们留下的脚印。收拾完东西后,我们在门口拎着包照了些相片,过会我们就离开了拉古纳、离开了热浪岛,但据说大家已经开始筹划明年的再游热浪岛了。

行程一样,只是我比较蔫儿,这些天兴奋后的疲惫在今天集中爆发,我变成了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得哪睡哪。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说我晒得好黑啊,我也感觉到了,快变成东南亚土著了。她的脸上也黑了一些,只是没我夸张,她说我比马来西亚人都黑,可以潜伏在阴影中了。我俩皮肤均被晒伤,书包的摩擦都感觉又辣又疼,过几天就要爆皮了。让我不解的是,我俩均同时涂抹基本同量的防晒霜,怎么差距怎么大呢。
从丁加努前往吉隆坡的飞机上,我再次领教了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和她同事们的闹腾。先是他们单位的财务大姐嚷嚷着要吃晚饭,于是我们一干人都感觉肚子很空,我们翻出菜谱开始点餐。点完餐后,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发现亚航飞机上买一种小熊玩具,甚是可爱,买完后我正说着真够闹腾的时候,发现她们一个同事正在试穿亚航飞机上卖的短袖体恤衫,试完体恤衫后该同事又在试帽子,我顿时崩溃,太刺激了。

2010.9.9

凌晨在飞机上,我们睡的昏天黑地,早上不知什么时候我看到了日出,非常壮观。赶紧叫醒了菠萝豆腐无脸大水母,她一见此景端起相机一阵狂按。下了飞机我们穿着奇怪的服饰,又溜达了一阵,回家后我发现我不是一般的黑,睡了一觉后我趁着记忆写下了此篇游记,更精彩的在后面。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